想朝南走,你需要懂状况的人:谭光磊、阮文馨、王道明谈泰国与越

时间:2020-07-10

想朝南走,你需要懂状况的人:谭光磊、阮文馨、王道明谈泰国与越

台湾政府最近大力推动新南向政策,但东南亚市场究竟是什幺情况?有哪些「眉角」需要注意?除了政策之外,还需有赖熟门熟路的关键人来指路。深耕东南亚议题许久的灿烂时光书店,邀请越南畅销作家与翻译家阮文馨、泰国蜘蛛文化出版社负责人王道明,与着名的版权经纪人谈光磊,一同对谈台湾书籍在泰越两国的现况与未来。

谭光磊自谦,自己对东南亚书市不熟,但所幸两位讲者中文流畅。阮文馨住过台湾许多地方,之前在中山大学念传播研究所,王道明小时候跟着家里东跑西跑,来到台湾许多次,十分融入台湾文化,对话中甚至还能感受到浓厚的「台」味。

侯文咏是阮文馨与王道明让爱上台湾文学的原因。阮文馨最爱的是《白色巨塔》,当时她读得相当感动,认为侯文咏用很尖锐的看法,剖析人生的喜怒哀乐,她甚至辞掉原本的工作,到出版社当助理,目的就是希望能够把这本书介绍给越南的民众。王道明在开出版社之前,当了相当长时间的中文编辑、口译、笔译,他翻的第一本书就是侯文咏的《淘气故事集》,最近他的蜘蛛文化则推出了《危险心灵》。

由于经营出版社,王道明从厂商的角度分析泰国的书市。过去的泰国中文翻译书,类型较少,基本上都是武侠小说,如金庸、古龙等等,中文译者也不多,缺乏专业版权公司,较难大量引进,若自己徒手做起,实在很辛苦。他自己也是累积到一定的阶段,认为经验充足且市场成熟了,才开始出版翻译自己的书。

听众当中有许多的出版商、关心出版的朋友,也想趁着政府大力发展新南向政策时,将中文书推入东南亚市场。然而面临东协各国不同的政经情况,出版商若要顺利落地,必须了解当地书市的情况与规则。像是泰国,政治前几年不太稳定,动荡至今,出版商可能就会碰到政治的问题。而越南则是共产国家,将报刊书籍的出版权牢牢掌握在手中,私人只能透过个人工作室,才能将编辑好的内容卖给国有出版社。

不过,相对台湾已经过度饱和的市场,泰越两国的书市仍相当有发展空间。王道明举例,泰国有六千万人口,才三、四百家出版社,台湾不过两千三百万人口,就有上千家出版商。阮文馨说,阅读风气较差的越南更不用说,某一次书展,泰国出版商占了九百个摊位,而越南才五个。根据统计,每个越南人一年平均念0.8本书,连一本都不到,其中还以教科书为主。

阮文馨也分享越南的内容工作室。她本身除了是作家,也做编辑、授权代理。她认为目前当地出版市场最大的问题,就是过于读者导向,例如大量出版言情小说,因为有许多少女读者。她认为好的书不用是畅销书,而是要有本国的特色,像是历史、文化、人物等等。有好书才能有好的读者群,她希望在有生之年,能够营造一个文明的读者族群。

王道明分享泰国的情形,不同类型的书,会有不同的畅销印量。普遍来说,一刷大约是3,000本、再刷是2,500本、三刷则会降到2,000册。不过一些像《哈利波特》这种「顶级」畅销的书,大概可以卖到二、三十万册。时机也很重要,知名图文画家弯弯的书传到泰国时,也是二、三十刷;但后来类似的图文作家一多,销售量就没那幺多了。越南的情况跟泰国大同小异,不过部分的图画书或言情小说,可以卖到上万册。阮文馨还打趣道,有些作家会希望用自己的面貌打响知名度,甚至跑去整形、修图。

以前的新书若要上架,往往都有书评、书介,谭光磊在喟叹台湾已经没有什幺专门的书评发表空间时,也好奇泰越两国,有没有类似的媒介。台湾通的王道明知道台湾以前有报纸的副刊,但泰国没有这种东西,粉丝们若要分享读书心得或评论,多半发表在作者的粉丝专页,或是上传到BBS等论坛。而越南除了粉丝专页与论坛之外,也发展出雇用广告公司行销的商业模式,也有出版社组织内部宣传团队。阮文馨自己就带过类似的组织。不过公司的策略都相当有限,主要的宣传还是由作者负责。像她自己的文章就都公开在网路上,免费让人浏览,宣传重点是:「看过文章的女人,认同的话,就带一本回去给老公看,老公看完之后,就会变成好男人。」

王道明这次接触到很多新的作家,接触到很多好书,接触到很多出版社,深刻体悟到:要做好出版这一行,需要很多元素,包括热情、用功、操作,然而要坚持做出版到最后,则需要热情。

他认为台湾与泰国之间还有许多需要跨越的鸿沟。许多台湾人还以为泰国人的交通工具是大象,而泰国人对台北的印象,仍停留在三十年前没有捷运的年代。「这些仍需要克服」。

阮文馨则对书店较有感。她觉得十五年前台湾就像天堂,可以一直窝在诚品里吹冷气看书。但这次回来,发现诚品变小了,也不只卖书了,这种感觉好像是「天堂变小了」。

不过她也发现书店有所转型,不只是实体的变化,还包括了线上数位化。书商也配合年轻人的消费行为,提供电子书。她身为一个越南版权引进人,不只是版权,还会考量到经营文化市场的方式。这次的体验,让她开始思考能不能以台湾的方式,来改变自己的客户,希望不只是书的版权,也可以陆续引进连续剧、电视剧等文化产品。她很佩服台湾出版界的转变,以此为目标。她自己很喜欢三毛,但也知道三毛的书若贸然引进,会卖不好,因为市场上仍没有太多的观众。

「但若等到市场成熟,开始有一些文明、有品味的读者,引进好的台湾书籍,这是我一定会做的。」

相关推荐